久久精品国产只有精品96

4000亿产值中,小龙虾预制菜能掀起多大风浪?

快消
2022.07.06
线上火爆,线下冷清。



文:焦逸梦

来源:快消(ID:fbc180


你最近一次吃小龙虾是什么场景?堂食、外卖、自己做,还是在家复热小龙虾预制菜?


今年,小龙虾预制菜的“火热”可谓有目共睹。5月1日-22日永辉农场小龙虾整虾系列销售额同比去年增长近700%;5月,盒马加油虾销售额同比增长200%;截至目前,叮咚买菜预制菜小龙虾销售额为一亿,同比增长200%;今年618,信良记在三大电商平台依旧是销冠,其中,天猫平台销量较去年同期增长50.46%;而海底捞的小龙虾预制菜近日全国的日销量也达2.5万份。


这是小龙虾预制菜继2020年4月罗永浩首秀后的又一次爆火,节点都卡在小龙虾旺季伊始,只是那时出圈的只有信良记这个品牌,如今却有零售企业、餐饮企业、生鲜平台等一众玩家介入。问题是,增速喜人的小龙虾预制菜真能在小龙虾产业中掀起大波澜吗?


01
捡漏餐饮,挖掘“在家”场景


与今夏小龙虾预制菜的火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一些小龙虾线下餐馆的相对冷清。


有媒体在6月中旬走访了北京知名小龙虾一条街、簋街后发现,这里的小龙虾没有迎来它的旺季。其中,走访了簋街仔仔、胡大、香口鱼小龙虾、花家怡园等多个龙虾馆,一直到晚上10点,整个店里稀稀落落八九桌客人。


有业内人士称:“像北京、上海这些一线城市都是小龙虾消费的重要城市,而这些地方都因为疫情严重期间告别堂食,小龙虾的线下社交场景减少,因此生意多少受到影响。”


据《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》,从2017年开始,以餐饮为主的第三产业在小龙虾产业总产值中,除了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占比为63.59%外,其他年份的占比都在70%以上。并且2020年是总产值同比下降的唯一一年,也就是说,小龙虾总产值和以餐饮为主的第三产业休戚相关。


小龙虾旺季时,有些餐厅为了自救,开始在直播间/外卖平台做龙虾外卖,108元6斤,这种近乎活虾的价格让人咋舌,但也反映了疫情下部分小龙虾品牌的生存现状。


5、6月份,小龙虾预制菜同比增速加快,而餐厅堂食正遭遇限制,同一时间段内,两者之间的此消彼长,很可能是因为堂食暂停,预制菜承接了一些餐饮业的市场份额。


在这种情况下,胡大、仔仔、海底捞等餐饮品牌入局小龙虾预制菜,而小龙虾预制菜也成为市场新宠。2020年入局的盒马今年向新宏业采购了8000吨小龙虾,并同时和湖北多家工厂合作;2021年入局的叮咚买菜,去年卖掉了超1亿只小龙虾。可见,虽然今年5月小龙虾预制菜迎来了一波集体增长,但也不全是疫情的红利,而是此前布局的“收割”。


图片生产线上,工作人员进行复检


据《中国小龙虾产业发展报告》,近年来,小龙虾的速冻制品占比逐渐下降,即食食品占比提高,即食食品中,调味带壳虾尾、调味整肢虾等调味小龙虾需求大幅增加。


在疫情和兜里缺钱的大背景下,小龙虾预制菜更加灵活。在家也能吃,且价格相对实惠,以盒马加油虾(盒马小龙虾自有品牌)为例,4-6钱的小龙虾,一盒720克,做活动时99元3盒,相当于99元能买4.32斤虾。消费者吃起来心理负担小,决策成本低,能增加消费频次。


即便不受疫情影响,购买小龙虾预制菜也有消费场景。线下餐厅的小龙虾,主打社交场景,活虾现做,一餐下来人均150-200元;而小龙虾预制菜则主打在家场景,提前预制复热即可,满足解馋需求,不到50元也能吃好。而且,小龙虾的麻辣味味型受众足够广,容易上瘾,形成复购。


相较而言,小龙虾的高速增长发生在更早些时候。2016-2020年我国小龙虾产业总产值总体呈增长趋势,2016年1466亿元,2017年涨幅高达83.15%,2021年4221.95亿元(2019年总产值为4110亿元)。但小龙虾产业的基本面还是好的,依然在稳定增长。未来,随着疫情好转,不论是社交场景还是在家场景,小龙虾都还有可期待的增长空间。


02
科技加持,小龙虾“跃”龙门


当然,小龙虾预制菜这个品类的增长,和它在供应链端的技术相对成熟有关,而此次疫情也有“催化”作用。更多消费者接触了小龙虾预制菜,而更多订单、更多玩家的进入也会进一步提高小龙虾预制菜的标准。


2016年,信良记进军小龙虾,彼时主做B端。它的客户有小南国、千喜鹤、避风塘、金百万、大虾来了等知名连锁餐饮企业;2019年,信良记进军C端,并通过品牌自播、KOL直播等渠道售卖。


而更多的企业则采取代工模式,小龙虾预制菜也更像是一个分工协作的产物。

盒马、叮咚买菜这些平台都是在2020疫情后入局的,多采用代工的模式,工厂有自动化的生产线,品牌方负责研发和品控。


有趣的是,同一个工厂会同时为多个品牌服务,甚至是竞品品牌。速冻龙头安井食品去年收购的新宏业,客户有盒马鲜生、叮咚买菜、每日优鲜、胡大、周黑鸭等等。湖北洪湖一家叫万农的公司,它的客户有盒马鲜生、京东、美团、海天下、朴朴、探鱼等。


以盒马和新宏业的合作为例,盒马向新宏业提出小龙虾的采购计划,并通过制定标准和盒马品控人员驻厂的方式保证品质。新宏业会提前一天发布收购虾的标准,向广大养殖户收购虾,随后一批小龙虾从进车间到出车间会经过15个环节,在2小时内完成,酱料则由盒马和第三方合作研发,变成半成品打上包装后,随后由新宏业配送至盒马大仓,盒马再配送到各门店,消费者通过到店或线上实现消费。

图片

包装好的加油虾即将出库


据业内人士透露:“100斤的小龙虾,可能会损耗20%。”除了损耗,还有食材成本、人工成本,工厂成本等等,而小龙虾预制菜终端的价格却可以做到动辄99元3盒,新宏业食品公司相关负责人称:“我们工厂的体量大,在采购小龙虾活虾时能享有一定的议价权,并能通过长期的合作抵御小龙虾价格的波动,因此,终端小龙虾预制菜的价格才能做到相对实惠。”


工厂负责加工生产,盒马这些平台负责研发品控,并通过现成的渠道和物流体系迅速铺开。而供应链企业,不仅有成熟的供应链体系和渠道体系,再乘上直播等新的渠道也能快速铺开,因此一众品牌快速入局的当下,小龙虾预制菜的火爆只是时间问题。


而产业的发展带动的则是每一个与之有关的环节,比如,养殖户。对小龙虾的养殖户来说,此前小龙虾行情波动大,收入不稳定。“有一次因小龙虾丰收,却卖不动了,想了很多办法,送货上门、降价处理,价格从原来1斤16元跌到一斤4元都卖不出去,上万斤小龙虾只能眼睁睁看着死去。”一养殖户表示,有了液氮锁鲜技术后,加工厂们就可以将活虾保鲜,季节性的小龙虾变成了“长青”产品,养殖户也不用小龙虾的销路发愁了。


于加工厂而言,下游有充足的订单,通过合理控制成本和损耗,加工厂也有利可图;对品牌方来说,餐饮企业可将其作为堂食之外的“增量”;平台可将其作为自有品牌为用户提供更多便利;对供应链企业来说,也开辟了新的增长线。


细数起来,这是一个对养殖、加工、品牌三方都有利的事情,但落到消费端,小龙虾预制菜要被更多消费者接受才能打开局面。虽然很多企业称:“预制菜小龙虾在口感上无限逼近即时烹饪的鲜活小龙虾”,但中国消费者对鲜活的要求很高,对口味也很挑剔。找到和消费者沟通的方式、做更多的市场教育,是每个小龙虾预制菜品牌都要做的。


小龙虾预制菜是工业化的体现,当下小龙虾产业趋于稳定,如果能“一跃龙门”,必然会占有一定的市场份额。如今,小龙虾已成了预制菜里的一个大单品,而盒马就将小龙虾的经验复制在了其他预制菜上,比如花椒鸡和佛跳墙,销售额已超过了2000万元。


2022年,预制菜仍是行业一大风口。虽然目前预制菜的市场大部分聚焦在B端,C端消费者对预制菜的态度依旧是“冷眼观望”;但从小龙虾身上,我们可以发现,预制菜品类正努力踏上新的创新路径。放眼未来,预制菜行业的“BC并举”或许能早一步成为现实,而那些靠预制菜“吃饭”的企业,也不必继续藏在餐厅背后“悄悄地活”。

好文章,需要你的鼓励

快消
回顶部
评论
最新评论
这里空空如也,期待你的发声!